吉他文章

众说纷纭 | 罗兰·迪恩斯(1955-2016)的贡献及点滴轶事

阅读次数:322

Roland Dyens, 1955–2016: Tributes and Some ‘CG’ Interviews

古典吉他界还在为罗兰·迪恩斯的突然病逝而震惊。他是当代最有创造力和活力、最富激情和自由精神的吉他演奏家、作曲家和教师之一,于2016年10月29日去世,而去世十天前正是他61岁的生日。他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创作了上百首作品,风格多样,形式丰富,从吉他独奏到多把吉他重奏、吉他与弦乐四重奏、吉他与乐团协奏等。他的一些作品已经成为当代吉他曲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顶级的吉他家们都在演奏和录制他的作品。此外,他的100首作品集包括为初学者和中级练习者使用的短篇作品。他的改编作品也非常具有影响力,广受听众欢迎,改编范围非常广泛,从索尔、维拉罗伯斯、拉威尔到法国Piaf 和Trenet的流行歌曲、Django和 Monk的爵士音乐。自从1982年英国《古典吉他》杂志创办以来,杂志已经刊登了60多篇对迪恩斯的原创作品和改编作品的评论文章。


作为一位演奏家,迪恩斯以其演奏会开场时不可预知的即兴演奏而著称,惯例性地通过即兴演奏预先告之听众他会演什么,并精心地按照自己的兴致设计节目。在1995年3月的《古典吉他》杂志中,封面故事是库林·科珀对迪恩斯的访谈,迪恩斯说道:“一位新闻记者有一次报道说我'手上是古典音乐家,头脑里却是爵士音乐家',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定义。但古典音乐是我的住房、我的家庭。我喜欢旅行,更喜欢回归。这就是我为什么经常在音乐会里弹索尔的作品。我一直非常热爱索尔的音乐,这也是我对人们说‘我跟你一样是古典吉他家’的方式。但是,我对一切音乐都很喜欢,非常饥渴。我感到真正的灵活性。我喜欢音乐的每一个学科。音乐中的所有事物都让我着迷。我第一次用吉他为一位流行歌手伴奏,跟演奏巴赫组曲和在瑞典的阿维卡艺术节表演一样,每天晚上我都与爵士乐手一起演奏。对我来说,这是常事。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是被强迫做这些事情。”


在得知迪恩斯去世之后,我找到长期为《古典吉他》杂志供稿的作家们和别的一些人,征求他们对迪恩斯及其作品的想法和反思,下面我们就来分享一些。请尽管将你的想法也加进来。


在这些评论的引用后,我们也提供一些链接,即《古典吉他》杂志2015年秋季号的封面故事,那是Kathleen Bergeron做的访谈;还有2009年封面故事,当时是Anna Maria Rosado访谈的;2016年还有一篇文章,是Robert Warren所写的关于即兴演奏的文章,里面迪恩斯有相当篇幅的重要论述。然后,提供一些迪恩斯的演奏视频。这些故事和视频将为你呈现一个全面的迪恩斯。

迪恩斯年轻时与各类乐手在一起

罗兰·迪恩斯去世带来的损失,将会被整个古典吉他界深深感受到。迪恩斯大师,一位技艺精湛的演奏家(Youtube上有大量他的精彩表演视频),更是一位重要的作曲家,上可追溯类比到索尔和泰雷加等吉他大师。


他的《皮革探戈》成为音乐会和唱片中最流行的作品之一,与维拉罗伯斯的《肖罗曲一号》或劳罗的《委内瑞拉圆舞曲三号》等一样长盛不衰。他最深刻的作品是三个乐章的作品《天秤座小奏鸣曲》,直接用音乐描写了他从严重的心脏病中恢复过来的感受和情景。此外,他还通过一系列杰出的作品,为我们留下了巨大的遗产,包括二重奏、四重奏、五重奏等作品,以及大量独特的原创独奏作品。


迪恩斯以在独奏会前即兴演奏而著称。而且,他非常喜欢为古典吉他改编爵士乐作品,例如《云裳》(Nuages), 《突尼斯之夜》(A Night in Tunisia), 《我的可爱情人》(My Funny Valentine)等等。他在将这些大师级作品在六弦拨弦乐器上表达出来,非常新鲜,有时令人称奇,而且总是很成功,为人称道。


他永远会被人们充满感情地铭记,因为他具有强大的教学能力,特别是在大师班上对人们启发良多。再次提下,他对学生的教学视频在Youtube上可以发现很多,证明了他对音乐表达的深入理解和富有感情的存在性。


罗兰·迪恩斯的音乐对当代演奏会曲目是一个巨大而重要的贡献。而且,他的很多作品仍然有待人们去深入挖掘。他深厚的技巧资源和独特的想象力,将继续激励演奏家们去挑战他已经设置的演奏水准。尽管我们在哀悼他的去世,但对他伟大成就的庆祝仍将继续。


—格雷汉姆·韦德(Graham Wade,CG杂志作家)


莫里斯·萨默菲尔德(Maurice J. Summerfield,古典吉他杂志的创办者与名誉主编): 


这个消息太悲伤了。我几乎无法表达自己了。罗兰是一位独特的音乐家。我与他认识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了。早在1990年代,我就被他的音乐和精湛演技深深地迷住。在乐器表演上,我是第一个将罗兰·迪恩斯带到1995年的West Dean国际吉他艺术节,我相信那是他第一次在英国公开露面。我依然记得在开幕式那天晚上,迪恩斯在音乐会开始前展现他即兴演奏的魔力,非常非常的特别。对他来说,“好音乐”是没有任何边界的。罗兰非常喜欢在West Dean度过的那一个星期,经常问我再次回来的可能性。我所能做的是在2010年再次安排罗兰再次回来演奏,在那次West Dean艺术节上,他告诉我他不久前经历了心脏病的折磨。他太喜欢吸烟了,尽管心脏有问题,那次他还是没有戒烟。


尽管意识到他的健康问题,但我让人很难相信罗兰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至少能得到的一点欣慰是,通过他无数辉煌的原创作品、改编作品和录音作品,罗兰的精神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莫里斯·萨默菲尔德

(Maurice J. Summerfield,CG杂志的创办者与名誉主编)

Ben Verdery, Dyens 和Maurice Summerfield

在2010年West Dean艺术节

罗兰·迪恩斯的突然去世,为吉他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这个遗憾将永远难以弥补。他是完全独一无二的吉他艺术大师,从演奏到创作、改编,以及吉他的其他可能方面和复杂性上看都是如此。他在每一场音乐会上的开场即兴演奏是一个传奇,他的作品众多,类型广泛多样,具有巨大的复杂性。他在每一个手稿作品中注入的每一分钟细节,都让演奏者毫无疑义地知道,吉他听起来是如此美妙。而且,他还创作了100首小品,让演奏能力差一点的吉他手们也能够表演,这本书就是由D’Oz出版的《罗兰·迪恩斯100首》(The 100 of Roland Dyens)。61年对世界来说是短暂一瞬间,但他已经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在未来几十年、几个世纪都将延续。他的名字将永远留在吉他史上,成为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


—克里斯·杜米甘

(Chris Dumigan,CG杂志作家,作曲家)


图书《罗兰·迪恩斯的100首作品》

罗兰与我首要的是朋友,其次才是商业伙伴。我失去了亲爱的朋友,但我更悲伤的是,吉他界最独特的音乐语音从此归于沉寂,他走得太早了。罗兰是吉他的一位特殊大使,拥有巨大创造力的作曲家,他是非凡的人。我们很幸运,像罗兰·迪恩斯这样的音乐天才来到了世上,曾经活过了一次。我很荣幸地认识他,他讲永远被铭记,他的音乐永远传下去。


—鲁斯·安杰罗

(Russ de Angelo,迪恩斯北美经纪人,加州吉他艺术节创办者)

罗兰·迪恩斯与其妹妹在一起

罗兰·迪恩斯拥有迷人而吸引人的个性特征,将你带入一个温暖而慷慨的世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不断地用语言创造新的形象,通过语句编制复杂的意象,传递着幽默与真诚。我与大多数人一样,在遇到他之后将会被迷住。这种共鸣会持续多天、几个月甚至几年。他过早的去世是吉他界从来没有过的悲伤。


跟随他精心注释的作品和改编曲,你将会进入一个充满无穷想象力的世界,不论是技巧上还是音乐上。如果一丝不苟地跟随他的步伐,你将会步入一个无限可能的魔法花园,随着你的音乐能力得到新的提升,你更会兴奋不已。就我看来,他自己所录过的两卷法国香颂作品,是对吉他界无以伦比的贡献;他的其他大部分曲目都如珠玉一般,吉他在其中在以等量的顽皮、悲伤和美丽勾引着我们。


—提姆·潘庭(Tim Panting ,CG杂志作家)

我从未与罗兰迪恩斯相遇,仅又一次看到他的现场表演。他看起来有着非凡的个性,我离开的时候被这场特别的音乐会中他的表演所打动。在后来的几年中,我评论过他的大量素材,总是认为,他是一位有着高度迷人魅力的吉他创作者。事实上,在我为《古典吉他》杂志所撰写的两千多篇评论中,最为突出的文章就是关于迪恩斯的吉他改编曲和费尔南多·索尔七首练习曲的弦乐四重奏改编版,魔力十足!


—斯蒂夫·马仕(Steve Marsh,CG杂志作家,作曲家)

罗兰·迪恩斯有一个儿子俩女儿,图为小女儿

罗兰·迪恩斯是继里奥·布劳威尔之后,最有影响力的当代吉他演奏家兼作曲家之一。这一点几乎没有人会否定。他肯定是最受尊敬的吉他家之一。在曼彻斯特吉他圈中,我参加了一场致敬迪恩斯的音乐会中,第一位遇到的吉他家是Jon Gjylaci,他回去之后马上写信回来,问我们最想让他演奏迪恩斯的哪一首原创作品或者改编作品,因为他的手指下的迪恩斯作品太多了。


作为演奏家,迪恩斯拥有非常现场的经验,一般开始就是自由的即兴曲,并避免按照印刷的节目表来演奏。他甚至不仅仅是他自己作品的传播者,索尔的作品被他选入节目表中后再现了新特征。


他的去世太不是时候了,但不得不说也并非完全超过预期。尽管在年轻的时候他经历过了一次心脏手术,因描绘这次经历的作品《天秤座小奏鸣曲》(1986年创作)非常成功。但是,他就像一个烟囱一样继续吸烟,到了什么程度?在担当吉他比赛裁判的期间,他也会不时中断裁判会议,以满足自己的癖好。因此,在退休回家后他的健康状况在长期、缓慢的下降。


—保尔·法里斯(Paul Fowles ,CG杂志作家)


关于罗兰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去年他还在吉他沙龙,作为我的客人在我家度过了三个夜晚,因此我花了大量的时间陪他度过,一起共进晚餐、早餐,等等。


他是一位天才而深刻的艺术家,一直忙于创作与改编。在与我待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在继续改编皮亚佐拉的作品。其中有一首很特别,我不太准确地记得是哪一首了,把他难倒了,真像要把他吃了一样。大约在一天早上的早餐15分钟后,他停下了中途的讨论,脸色茫然,呆滞无光,陷入了沉默。几分钟后,我不得不叫道,“罗兰,罗兰,你还好吗?”我不能肯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看着我,说道:“音符!音符!他们来了!”接着,他取消了吃了一半的早餐,匆忙上楼,说他需要在这些音符离开他之前把这些音符记下来!后来我跟他确认的时候,他说这首作品完成了。这就是伟大的标志——随时抓住到来的灵感!


—大卫·科莱特(David Collett,美国吉他沙龙GSI)

在加州一场音乐会上迪恩斯与David Collett


另一个故事:罗兰离开后,GSI的Andrew Lee开车送他去LAX机场赶飞机,他要飞去San Luis Obispo的加州吉他艺术节去开一场演奏会。然后我就接到了一个疯狂的电话,罗兰丢了他的“魔法铅笔”!我问他的魔法铅笔是什么,然后他告诉我是那只在他大脑里想到音符后在纸上写下音符的那支笔。于是,基于这只铅笔的重要性,我搜遍了家里和小汽车,终于在汽车后座的一个缝隙里面找到了铅笔。由于他的包放过,在我放下他的时候掉了。迪恩斯很高兴,但我不得不叫了一辆优步小汽车,把铅笔穿过洛杉矶从桑塔莫妮卡送到了好莱坞Kai Narezo的家里。Kai第二天很早就驾车离开家,奔赴艺术节。在此次营救“魔法铅笔”的最后一分钟行动之后,我收到了罗兰发来的短信,说他与铅笔团聚了。然后关机。


另一个很小但有趣的细节:罗兰迪恩斯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他喜欢紫色的一切东西,因此对在这里所开的音乐会上,他全身上下都穿着紫色,包括紫色的皮带、紫色的皮鞋、紫色的衬衫、紫色的袜子和紫色的裤子,等等。甚至皮带和鞋上的缝合之处,也是用更深的紫色。


他有着源源不断的深度创造力,也有很强的幽默感。一天晚上与我的妻子及其闺蜜共进晚餐时,罗兰从浴室出来,戴着一副带有螺旋的小丑眼镜。看起来很傻,但却非常有趣,他总是给我们带来惊喜。


因此,我陷入深深的悲伤,因为我们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吉他家(如此形容别无他意),失去了一位朋友。我相信其他认识他的许多人也有如此切身感受。

2015年罗兰·迪恩斯在巴黎 (摄影: Kathleen Berge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