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内容推荐

丹尼尔·弗瑞德里奇,Daniel Friederich

姓名:Daniel Friederich | 性别:男
1932年出生于法国巴黎 | 制作室地点:法国巴黎

小传(一)

Daniel Friederich先生1932年出生于巴黎,是近年来最受尊敬的法国吉他制作家,他为欧洲,日本,拉丁美洲的许多演奏家都制作过吉他。

出身于传统细木工匠家庭的Friederich从1945年开始学习这门家庭手艺,与此同时他对研究音乐和演奏吉他的兴趣也不断发展,1955年他为自己制作了第一把古典吉他。在他事业的开端受到了Robert Bouchet的鼓励和指导,从Bouchet那里他学到了很多大制作家的思想和制作方法,并且努力完善他自己独特的技艺。

60年代初,Friederich以巴黎的工作室为基地,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吉他制作者。1962年在一次去加拿大的旅行中,Friederich结识了著名的Presti-Lagoya吉他二重奏,Lagoya介绍他加入了巴黎的音乐声学实验室,这极大的帮助了他的研究工作。

说起巴黎的音乐声学实验室,在1984到1986年,Friederich和他的朋友进行了大量实验研究吉他面板(soundboard)的用料。"如果要百分之百复制出另一把吉他,需要面板的材料来自同一棵树,弹性相同,琴颈(neck)用料也要相同,并且重量一致,背板(back)和音梁(ribs)也要有相同的密度,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做出两把完全相同的来。而我们发现即使是同一种类也很难找到两棵相像的树,树的弹性,密度,大小,年轮都不尽相同。为此,我测试了所有木料的弹性。我把struts放在两个支柱上,在中部悬挂砝码;把面板刨成统一的厚度,一端夹在支柱上,在另一端悬挂砝码,测量面板的移动量。面板(table)粘好后,我在琴桥(bridge)的位置测量木料合并后的弹性。对木料的可压缩性和重量我也进行了测量。通过实验室研究,我们发明了一种理想的碳纤维合成木料,把它用于面板的夹层。1986年我用这种木料制作了一把吉他,但是并不理想,声音缺乏感染力,不很清澈明亮。而低音提琴,鲁特琴和大键琴(hapsichord)用这种木料效果就比较好。从1975年起,我就只用西方红松(western red ceder)作面板了。法国云杉比瑞士云杉年轮更宽,因而做出来的面板柔软,瑞士云杉很漂亮但是比较坚硬。

小传(二)

最初,我曾使用巴西玫瑰木,后来采用比巴西玫瑰木轻的印度玫瑰木,近年来,我通常采用稍重一些的玫瑰木和柔软有弹性的面板。至于琴颈,我曾用过墨西哥南部Tabasco出产的桃花心木,很遗憾现在没有了,我改换为洪都拉斯雪松(cedar)。 危地马拉桃花心木稍微重一些,能承受的力量大, Robert Bouchet曾经常使用它,不过现在这种木材也很稀少了。古巴桃花心木是最好的桃花心木,但是我觉得它效果并不理想,虽然它纹理细密可是它的重量影响了琴的平衡度。我选择中等重量和中等厚度的琴桥(bridge)(大约厚4mm重22g),因为细而柔软的琴桥会增加面板的弹性,使声音易"破", 厚而硬的琴桥会在琴弦被拨动时也随着震动。"

Friederich制作的吉他是富于美感的,无论是线条明快的琴头,还是镶嵌工艺上精美细致的用色,都体现了他干净、轮廓鲜明的设计制作风格。他的吉他因为音量大,音色变化丰富,平衡度好而倍受欢迎。

作为一位一丝不苟,有逻辑头脑的制作家Friederich为他所制作的乐器都进行了详细的记录(参见图片中的资料),在他看来制作吉他是一门艺术,和绘画一样综合了方方面面。最后我们来听听Daniel Friederich自己是怎样看待他的事业的:"作为一个拨弦乐器的制作者,应该拥有持久饱满的热情,应该研究声学和音乐理论的各个方面,最重要的一点,要训练一双"心灵"的耳朵和敏感的听力,因为吉他的每一个音符都是有层次感悦耳的和声。

以Friederich于1981年制作的编号为534号的吉他为例,我们在此列出有关Friederich吉他的一些与演奏相关的尺寸数据(琴全长和重量等数据省略)。弦长:657毫米,上琴枕处1弦与6弦弦距:43毫米,下琴枕处1弦与6弦弦距:57毫米。